热透新闻
桂花苑丨绍兴风流之沈园_本地政务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6-27 06:34   来源:未知   阅读:

沈园其实是一处貌不出众的地方,要不是陆游和唐婉的千古绝唱,这处江南随处可见的私家园林绝不会游人如织的。看沈园,说透了,就是去看那堵刻有《钗头凤》诗句的断壁,和这一对苦恋着的人儿留下的足迹和泪痕。原本清丽芳艳的沈园,被这样感伤的目光看久了,不免有了几许幽怨。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一扫宋词纤艳之风的陆游竟写出这样悱恻的情诗,可见有一种心疼是可以改变人的习惯思维和创作风格的。奉母命而休爱妻,作为孝子陆游的选择该多么艰难!母亲是妻子的姑妈,既然应允亲上加亲,本不该出现如此尴尬结局的。陆家的隐私当年就不为外人所知,今人猜测的准确性更要大打折扣了,是唐琬不孕、不孝或过于缠绵而致丈夫丧志?事实上的原因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看到了一对男女的无限深情和万般无奈。而两人题在断壁上的诗词,为痴男怨女的凭吊和感怀提供了十分优雅清幽的场所。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据说唐琬写完这首《钗头凤》后不久就辞世了。呵呵,愈发浓郁的悲剧气氛无比有力地击中了人们心底的那片柔软。

沈园原本是南宋越州沈氏的私家园林,园子的主人为讨好富贾名流,每年春季都将园子对外开放,游人可在此游乐、留宿、享受美食。遥想当年,陆游亦不过是沈园的游客罢了,开始是与唐琬一起来的,采了菊花,弄了菊枕,后来却是离异后沈园偶遇的无限怅然,陆游所有的爱意和伤心都留给沈园了。他得到的回报非同寻常,如今的沈园几成“陆园”。从入口处的“断云岩”“诗境石”,到园中的“问梅槛”“春水亭”,哪个不是出自陆游的诗句或源于他的足迹?经历八百年沧桑,沈园被彻底地翻修遍了,留下的古物唯有几口古井而已。不过到这里的人都宁愿相信这块断壁依然是当年陆游和唐琬题词的断壁,断壁边上黄色腊梅的一缕缕清芳亦曾被唐琬闻过。

忧伤的陆游却是长寿的,活得牙齿都掉光了,他依然三番五次地重游沈园,每次都留下了情深意长的诗词。75岁时写《沈园》二首,得“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等妙句;81岁时犹有“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的无限忧伤;84岁时,也就是他离世前一年,他依然不忘与沈园道个别,“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是写给唐琬,也是写给自己。沈园是陆游的爱情基地和创作基地,一代诗词大家对它至死不渝的钟爱,让沈园不朽了,而世间的爱情也因此有了万般无奈的千古样本。

作者:冰夫